当前位置: 临沧/ 热点
沧源天坑 云南第一大天坑
2014-07-23 08:32:43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天坑内的植物种类随梯度分布,就连崖壁上也长满了植物。

天坑底部的桫椤树及芭蕉树

某种仪式抑或某种舞蹈,下方双手上举的有可能是巫师。

初看,天坑很像另一种喀斯特景观——漏斗。然而,天坑与漏斗却有着本质区别。从形成时间上看,漏斗形成的过程是渐进而缓慢的,而天坑的形成却更为快速,较具突发性,因此在中国南方喀斯特地貌中,天坑一般都是当地喀斯特地貌中最年轻的成员。

从形态上看,天坑与漏斗的最主要差别是,天坑的尺寸较大,宽度与深度均大于l00米,同时周边有封闭且峭立的陡壁,而大多数的漏斗多为浅盆状,宽度及深度远小于天坑;同时,天坑与强大的地下河系统有着密切的依存关系,因此天坑内会有裸露或覆盖的地下水道,而一般的漏斗只有较薄的土层堆积;此外,在旅游观赏方面,是否具备稀有、险峻、雄奇、壮观、生物多样性等综合属性,也是鉴别天坑与漏斗的重要指标。

继发现曲靖沾益天坑后,我省又在临沧沧源发现了由7个天坑组成的天坑群,其中最大的一个直径为184米,深235米,被誉为云南第一大天坑。

神秘崖画

亟待解码的秘密

从沧源县城出来已经雨过天晴,通往勐来乡(崖画及天坑所在地)的柏油路冒着蒸汽,氤氲着田野的馨香,公路的一侧是成片的金黄色的油菜花,它们铺陈于连绵起伏的喀斯特峰林间,色彩艳丽却绝不媚俗。

仔细看这些喀斯特小山,发现并非光秃秃耸立,几乎每座山峰都覆盖着绿色,有的植被一眼就能认出,例如桫椤——传说恐龙最爱吃的叶子,距今两亿多年。桫椤的叶子很像蕨菜,但形体却像一棵椰子树;另一种植物也很珍贵,美其名曰董棕。董棕通常偶数分布,相邻的两棵若有一棵死去,另一棵存活的日子也不会太长,佤族人赋予董棕更深的爱情内涵,认为它是忠贞与圣洁的象征。

一个人的徒步稍显孤单,却有充足时间发呆驻足。看够了风景,我搭了一辆货车赶往天坑所在地,司机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小伙子,我们边吃甘蔗边聊天。由于他不太能听懂汉话,我又讲不来方言,大部分时间我都在点头称是,虚伪地表示理解,直到路边闪现一个美女,货车司机突然对她吹了一声口哨,他的意外举动令我大笑起来,他也“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车行大约10多公里后,来到一个岔口,路边的指示牌标明,天坑及沧源崖画向右走。我微笑着与货车司机道别,由此向天坑进发。由于天坑位于崖画谷风景区的半山腰,于是我决定先看过沧源崖画的神奇再前往天坑。

从山脚的售票处到崖画1号点还有一段上山的路,气喘吁吁地爬到了崖画所在地,仔细观察这些崖画,其颜色格外艳丽,就像刚上过漆一般,这让人多少有点奇怪。事实上,我的疑惑得到了一位当地老乡的证实。这位老乡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突然闪现在通往崖画的山道上,手里拿着一个大葫芦,地上还摆着一个巨型灵芝(有我的两个头大)以及一些被剥了皮的动物尸体,在门可罗雀的当时看到这一幕,的确感到有些诡异。老乡不擅长讲汉语,简单比划之后得知,1号崖画点是目前分布较为密集、形态较为丰富、保存较好的一处岩画地。但毕竟经历了3000多年的风吹雨淋,有的崖画已经脱色,于是又人工补了一些颜色上去。

售卖奇怪药材的老乡告诉我,真正的崖画还要往里走。于是我听从他的安排继续前行,发现未经人工着色的崖画群分布在一排约30米长、高5米的崖壁上,崖壁上方特意增加了一个屋檐,用来专门保护崖画。与我先前看到的不同,这里崖画的颜色较为淡雅,大多很清晰。

据了解,沧源崖画所用的颜料是铁矿、动物血以及含胶质的植物液体混合而成,这也是为什么3000多年仍保持清晰轮廓的原因。然而近年来,也有人进行试验,按照相同的方法调制,在崖面作画,但仅半年时间图像就消失了。

崖画上的颜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传奇秘方以及崖画图案所蕴含的诸多信息,都是亟待解码的秘密。

责任编辑: 段晓瑞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